Tyleruhh

容裳:

只要是你们俩 有什么不可能的呢

Merry christmas

权萌萌:

次兔兔合集!
 


今年没有等到雪人,但是我相信我们凯源私下一定偷偷堆过很美很美的雪人。因为他们是最美好的人~


 


真的啊,不喜欢别点开……


 


一只兔兔 


两只兔兔


三只兔兔


四只兔兔


五只兔兔


六只兔兔


七只兔兔


八只兔兔


九只兔兔


十只兔兔


十一只兔兔


十二只兔兔


 


真的吧这个再被屏蔽我就没办法了ORZ


 


不喜欢别点开。。。反正以后我也不下海了- -


 


那个……谢谢你们还记得深度诱惑,放心吧我不会弃的 也许我会找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发出来 我有存稿我任性[doge]

《不再见》通贩一宣

黑黑黑黑黑椒草莓:

(。・∀・)ノ゙嗨,这里是关于凯源《不再见》实体本的宣传         


封面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扉页:




 


如果你选择了初见


 


 


气压低沉催碾着城市,淅淅沥沥的雨水浇打在那一爿面棚下,渐落在泥土中,和碎花揉杂在一起,然后慢慢晕染,而弹起的白色水花就像富士山上那一抹白尖,平庸的可怕。


撑不起的雨伞,无法藏匿诉说的情感,都随着杂乱的雨水,四散而去,没有痕迹。


 


 


 


关于《不再见》:


 


 


常规特典:书签*1(材质:冰白珠光)


          明信片*1(材质:铜板双面)


 


 一、前50


小卡一张(用于明年715换书)不织布卡套*1钥匙扣*1手幅*124节气小卡*6


 


    二、第50——200


屏擦*1凯源碎碎糖*124节气书签*6随机掉落雨伞*3


 


 


三、200——400


①.手幅*1


②.24节气书签*6


③.随机掉落50套完整书签


 
【不再见破400送全套24节气书签!!!!一共24张!!!】
 


 


重点在这里:


【定金已经上架,定金六月十五号晚上十二点整关闭。】


【定金已经上架,定金六月十五号晚上十二点整关闭。】


【定金已经上架,定金六月十五号晚上十二点整关闭。】


 


 


【尾款六月十五号晚上八点整上架,持续一个月。】


【尾款六月十五号晚上八点整上架,持续一个月。】


【尾款六月十五号晚上八点整上架,持续一个月。】


 


 


【前50按尾款顺序,书按尾款顺序发货。】


【前50按尾款顺序,书按尾款顺序发货。】


【前50按尾款顺序,书按尾款顺序发货。】


 


 


 


以下↓↓↓


 


你洛的实体书拼单戳这里


【定金需要提前确认收货】
 【不再见全款32,爱你全款27,关于爱你直接戳进去,和去年一刷的一样】


 


拼单群群号:285335305


在这里有问题可以随时戳管理。↑


 


 


到最后有一个问题问你们,大家觉得两个封面哪一个更好看呢?请在撸否下面评论哦~感谢小伙伴们。


       

嘿嘿:

我要定做啦,所以要一起的可以先去我店铺拍一元拍预定,我看一下需要做多少件。如果少的话,厂家就做不出来啦,到时候不到数字我退给你们。

店铺链接  店铺名:你是更英雄

王巨撩:

求甜文求甜文 和爱上层楼风格类似的甜文🙏🏻🙏🏻🙏🏻

你听得见

Miss Doris:

#主源视角 


沉痛写下这篇,懂的人自然懂


 


王俊凯是在什么时候发现王源有一颗和自己对应的后颈痣?


硬要回忆,他童年时期的记忆碎片也不能完全拼合,只能说在记忆点成形的时候,他便下意识会惯性伸手去抚摸王源的后颈,指腹轻微摩挲过皮肤时会产生奇异的悸动,像是窥探到对方灵魂深处的秘密。


“我又做那个梦了。”


15岁的王源会在他私下反复磨挲那颗痣的时候说。


“我知道那个,你说好多次了,和我一起走江湖的英雄梦嘛。”王俊凯第N次回答。


“——你是不是挺得意啊?”王源有些不满,从沙发上一侧跳起来跨坐到王俊凯身上。


“是得意啊,你在梦里有没有被我挥剑斩杀敌人的英姿帅到?”王俊凯抱住他的腰防止他乱动掉下去。


这话一出,王源就会沉默不语,下一秒,他便挂上甜甜的微笑:“算了,我们还是来听歌吧,两周年见面会,你要唱什么?”


王源没有说——王俊凯,我们在梦里都走散大半年了。


 


王俊凯和王源后颈上那颗对应的痣,没有随年岁增长而消逝,反而逐渐深刻。他们的命理好似被这颗痣联系在一起,如果一个人受伤,另一个人就会心痛;一个人微笑,另一个人就会天晴。


这是怎样一种奇妙的感应,王俊凯无法用单一的语言描述。他只知道,这世界上有这样联系的两个人,不会超过1%。


 


01.


组合还没成立的时候,长辈们总会说让他把王源当弟弟疼爱。


他一面点头,一面自顾自按着自己的步调前行。


王俊凯小仓鼠时期的人生里,从没有像王源这样的弟弟,皮肤白白像个小奶团子,一开口声音里含着软糯的稚嫩,他笑他说话他唱歌他哭好像都能一把揪住王俊凯的心脏,令他胸腔深处翻涌着前所未有的陌生情绪。等到他理清楚自己心境上的变化时,已经为时已晚,夏秋都轮过几回。


他暗想,最初的自己,也曾试着努力抗拒。


只是这个人,他这辈子怎么躲得开?


 


“王源,你把面吃完,晓不晓得?”


王俊凯觉得特别烦躁,14年的时候组合逐渐火起来,正是天光微亮的时刻,王源却忽然整个人像是抽条了一样瘦成一株迎风招展的豆苗,不仅一改吃货本色,还总是变着花样耍赖找借口。


“好了好了,吃完了。”王源嘴还鼓囊囊的就急着把碗给王俊凯看。


 “没吃完啊吃完。”王俊凯霸道的宣布,语气却执拗得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。


这话偶尔会让王源产生强烈的逆反心理,14年的王源已经初显硬气,这种硬,不会出现在他参加的综艺节目上,只会流露在他认为最安全的地带。


“嘿烦啊你。”王源认真的抱怨,认真的嫌弃他的啰嗦。


有着磨人小情绪的王源,甚至是带着几分戾气的王源,只会出现在王俊凯面前,任何牵扯上对方的事情,他们总是做不到从容不迫,即使是在冷战的时候,都是在认真的、用力的、倾尽全身的力量生气。


在王源心里,一直住着一个不完美的王俊凯,这个王俊凯穿土里土气的衣服、和自己站在一个广场唱同一首歌、坐在一个面馆吃同样辣的小面,顶着寸头站在三峡广场上和当时刺猬头的自己同框,又是输不起又是中二浮夸,可他就是讨厌不起来,他和这个不完美的王俊凯一起度过了红蜻蜓还存在的童年时期,一起奔跑追逐过重庆高高低低的山坡,一起在最简陋的KTV里面毫无负担的唱自己想唱的歌。


那个时候他们的感情还很朦胧,小手拉大手也只是一起畅想未来、夜数繁星,然后心底就会流淌过不可名状的幸福感。


“哎呀我不得来咯,我们这周作业好多啊!”王俊凯在电话那头给王源抱怨。


“那你啥子时候回来,男自大结局你都不录一个啊?”王源也开始很认真的询问。


“反正我真的没得啥子时间,到时候看小黄哥咋个安排嘛。”王俊凯其实内心也很急。


“…”王源顿了顿,“要得,你回来录节目给我说一声。”


“好。”


然后是默契的沉默。


王俊凯在电话那头,借着护眼灯转动手上的笔望着密密麻麻的中考模拟卷子,心里梗着一个问题说不出口。


王源在电话这头,公司排短剧到深夜他眼皮已经开始打架,握着手机却还有话想要破口而出。


 


你想不想我?


我想你。


 


这是藏在心底的话,两个小男子汉却绝不会当面说给对方听。


曾经小小的我们,借着一部短剧里面另外两个身份,说尽了想说的话、做尽了想做的事,以为这只是梦开始的地方,却发觉我们展望的梦和成人世界的梦或许不太一样。


恩,只要梦还在就是好的。


 


02.


14年发生了很多事情,让王源细数,他也分不清哪些深刻哪些清淡,只觉得好多张旧日的面孔慢慢消失不见,又有好多新的比自己还青春的面孔鲜活得跳进他的生活里。


他的世界开始逐渐与周围的同学脱节,视野越发开阔起来,他想他的舞台已经开始变大,可以去到更远的地方了。


他以前对于更“远”的地方有一种英雄情结,内心一直想当一名披荆斩棘的勇士,即能屠龙也能吟游。这样的人生就像他热衷的游戏一样,永远热血澎湃、永远逍遥自在,二者可以并存。


后来他发现,这种只存在于理想主义的状态该是多么艰难,幸而一路走来他哭笑都有人听有人懂。


王俊凯可以代表“热血”,王源可以代表“逍遥”,他们两个加起来,就是仗剑江湖路、即有未来又有酒。


原来和他在一起,我才能完整的做梦。


 


感情的发酵自然到像是男孩的青春期一样迅猛又在情理之中。


王俊凯总是走在前面的那一个,他的成熟和发育过早开启了王源心上的那把锁,他们的初吻青涩又笨拙,短短一瞬的触碰,却像是沉淀了好多年。


 


“你…你刚是不是亲我了?”王源愣在原地。


“……”


王俊凯就是这样,很多事情他有胆子做却没胆子开口。


他心底还保留着中二男孩的别扭和霸道,不能允许自己在任何事情上输给王源,哪怕是告白也要做主动的那一个,可心智却还没有成熟到可以为恋人编制浪漫精致的台词。


王源的嘴唇还残留着王俊凯的气息,这种滋味太奇妙,像是双唇在一瞬间不属于自己,而是透过温度、空气、风甚至是任何漂浮在尘埃里的细小颗粒贴合在另一个人的唇瓣上,他们因为触碰连接在一起,使得心动像爆炸一样失控。


王俊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,因为他要说的话太多了,此刻根本不知道说哪一句。


如果我在告白时发不出声音,你可以听见我想要说的话吗?


 


下一秒,王源闭上眼睛,把自己的唇轻轻盖在了王俊凯唇上。


你不知道吗,接吻的时候都要闭上眼睛。


 


此后漫长人生里,每当王俊凯在舞台灯光下闭上眼睛,他便能回忆起王源这天小心翼翼的触碰。


我所有闭上眼睛深情演唱的瞬间脑海里都是你。


 


03.


15年时王源开始发力,他似乎在用自己的方式拼尽全力证明些什么,他还是唱着温柔情歌的小王子,只是每首歌里都暗藏着几分求而不得的倔强。


又一次他们拉筋,像是要把整个人扳断一样,身体被迫向后仰的时候,甚至可以听到骨头脆生生的响,那一刻剧烈的生理性疼痛让他开始对没日没夜的练习产生质疑,经历坎坷才会成长,但是否所有的风雨都有必要?


成长是慢慢看穿事物的本质却仍保留对世界的期待。


王源聪明却不世故,他想他想通了一些事情,但不必说出来。


 


拉筋完的那一瞬,他整个人连从地上站起来都做不到,他穿着那件自己很喜欢的迷彩外套仰躺在地上,因为姿势的关系,刘海终于零零落落散开来,整个人不复稚气,眼角眉梢都是凌厉的锋线。


自尊令他不许哭出来,他再不会在疼的时候向这个世界喊疼。


他看向和他一样蜷缩成一团躺在一旁的王俊凯,同样因为刚刚拉完筋动弹不得,眼神却含着电光星火,像一头积蓄力量的小豹子。


王源虽还不能立马站起来,却基本可以移动,幼年时他总在脆弱时以眼泪的方式依赖王俊凯的温柔,如今却学会咬牙爬也要爬到对方身边,他终于长成了他想要的样子。


“我想要变得man一点。”


此刻他们面对面侧躺在舞室光亮的地板上,汗水在克制中被风干。王源袖子底下的那双手悄悄握住了王俊凯的,掌心合十间才察觉对方忍痛时溢出的几滴汗,顺着贴合的皮肤淡淡浸透过来。




所以这是你的汗还是我的泪。


 


04.


“王源儿,又唱错了。”


“小凯,你怎么老改词。”


 


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们的个人solo总会有那么几句与提词器上的原句相背,若要说恍惚大意,王俊凯也曾想怎么会大意这么多次呢?难道随着年岁的增长,自己在舞台上的气场和记忆力不增反减?


怎么可能。


王俊凯握着麦克风站在舞台上,牛仔衣像是被风扬起般呼啦啦飞驰,朝气蓬勃的青春气息晃得人睁不开眼睛。聚光灯打下来的一瞬,像是麦架都束缚不了自己,所有的感情如海啸一般向外翻涌,震耳欲聋,声嘶力竭。


“接下来你要会弹琴会写歌会双节棍... ”


王源时常觉得他唱歌的声音响亮又深情,有时却又沙哑般微弱。


最近他的耳膜时常听到一种微弱的共鸣,细小的、轻柔的、断断续续的、却是熟悉的声线。他想或许是自己长期生存在巨大的舞台音响和聚光灯下,产生了一种幻听。




夜里躺在床上做梦,幻界里的梦境像万花筒一般胡乱纷繁、错综相连。


梦里面他是穿着白衣吹着陶笛的吟游诗人,一路走走停停,脚下却是山崖陡壁。这路途艰险可风景却瑰丽雄奇,让他甘愿冒险甘愿一直走。这期间他所有低声吟唱的瞬间,都有一个低沉浅淡的和音,像温暖的海水包裹自己的身体。


他总是对着层层薄云的天际线那端呼喊:“嘿——是谁在和我一起唱歌?”


然后那个微弱的和音就会消失一阵。


 


这梦他做了好多年,从幼不更事到如今青春年少,唯有这个梦,像是一部瑰丽漫长的史诗巨著,和现实世界接轨般持续展开剧情,虽其中也有过断片,但总会在某个深夜突然回归,继续他的旅程。


王源现在停靠在一处凉亭歇息,他实在走的太累,又恰逢变天,乌云密布,不一会儿暴雨倾盆淋湿了整个山峦。


他觉得喉咙干渴,此处却没有水,只能等雨停再走一程看会不会有客栈。他翘起一只腿让头枕在膝盖上小憩,想了想又觉得这个姿势分外空落,像是丢失了某部分重要的记忆。


唱首歌吧要不。


他发出第一个音节,耳畔立时又响起微弱的和声。即使是在暴雨倾盆的天气,居然也可以听得这么清晰。


他蓦地站起来向山脚下望去,雨水打湿了头发和眼睛,回忆朦胧成一片,却根本看不清任何事物。


他找不到那个声音的源头。


 


早上被王俊凯叫起来的时候他眼中含泪,也不知道自己在瞎哭个什么劲,扯过被子干脆把整个头都蒙住,好不容易变身源哥,可不能再让他看到自己没出息的一面。


砰一声,是房间门被重重关下的声响。


王源以为他生气走人了,赶忙把头从被子里钻出来,下一秒就看到王俊凯近在咫尺的脸。


“怎么哭了?”


王源揉揉眼睛,“没——眼睛干吧润一下。”


然后王俊凯就抱住了他。


呼吸打在王源耳畔,离得很近很近,他小声说:“我进来的时候,听到你在哼《雪人》。”他吻了下王源的侧脸,“我跟着哼了两声,想迟点喊你,结果你突然就哭了,我只能把你叫醒了。”


王源只能用手死死抓住他的背,王俊凯的背脊线,像是他梦中行走的那条山峦。


“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梦,和我有关吗?”


王源摇摇头。


怎么会和你有关,你都不在好久了。




梦里他倚楼听风雨,淡看江湖路,江湖和风雨都在,却找不到归属。


 


05. 


两周年演出前一晚,王俊凯神神秘秘的把王源叫回房间。


王源还在计较自己的舞蹈动作够不够完美,心上有些不耐烦,嘟囔着问一句干嘛,快点儿哥还忙着。


王俊凯神秘兮兮的从背后掏出一颗蓝绿色的水晶球,透明的球体里面有一只小小的帆船,像是屹立在漫天飞舞的风雪光晕之中,船身被细小的白色颗粒覆盖,周围却飞舞四散着晶莹透亮的白色光点,这是王源从小到大,见过的最美的水晶球。


“在北京无意中逛到的,我立马买下来了,好看不?”


“好看。”


“给你买的。”


“给我买这个干嘛?”王源嘴上问,手却小心翼翼接过水晶球抱在怀里仔细看。


“底座可是有我独家亲笔签名,好好珍惜吧你。”说完就往床那边走。


“切,谁稀罕——”王源翻看着底座,一下噤了声。


那里躺着一排自己嫌弃了好几年的英文字迹:


Sing with you , anytime.


Karry.


 


“傻子……”王源望着王俊凯的背影,口气又哭又笑。


他把水晶球小心翼翼的放在桌面,三步并作两步像个小兔子一样蹦到王俊凯的背上。王俊凯被他突袭吓得差点没站稳,晃了晃身子才牢牢托住王源的屁股宠溺的教训:“你能不能成熟一点,不知道自己现在长高了变重了啊!”


王源趴在他背上紧紧圈住他的脖子,笑得眼睛里都是星芒:“不能!我多重你都得背我。”


“好好好——”王俊凯又颠了颠背上的人把他固定稳,“你还可以多吃点再重点。”




或许我们就像这水晶球里被风雪肆虐困住的小小帆船,但哪怕风浪滔天也要大声扬帆歌唱。


 


王源站在舞台中央唱《明天过后》的时候,那个幻听又渐渐明显了。


明明这几日为了演唱会的筹备,已经养精蓄锐每天吃好睡好,可为什么还会出现这种情况呢?他努力把心智专注到眼前的表演上,等到王俊凯上台演唱《不要说话》的时候,他脑海里一些消散许久的记忆盲点才逐渐成形。




如果声音听不见。




They know just how to whisper.


They know just how to love.




王俊凯的声音一直都在,只是因为沙哑低沉,才在漫长的岁月里逐渐被喧嚣掩埋。


 


爱一个人是不是应该有默契/我以为你懂得每当我看着你/我藏起来的秘密


回忆将我们扣留/一瞬间亲吻的时候


愿意用一支黑色的铅笔/画一出沉默舞台剧/灯光再亮也抱住你


是否两个人足够捕捉爱的镜头/闭上了眼睛记得你的笑容


愿意在角落唱沙哑的歌/再大声也都是给你


是否爱上一个人不问明天过后/山明和水秀不比你有看头/牵着你的手一直走到最后/这一刻怎么回头




......


 


这一夜王源又做了梦,这一次难得没有断片,梦里面雨停了,天晴了,王源被雨水淋湿的白衣和头发奇迹般的烘干,他在山明水秀里哼着完全不搭调的《倔强》执拗前行,最终在山腰处邂逅了仗剑独行的王俊凯,梦里王俊凯的刘海被梳成一捋露出饱满的额头,桃花眼泛着温柔的水汽。


他手上拎着一壶酒,牵起王源的手:


“你跑哪儿去了这么久?”


“我…我迷路了。”王源有些木愣的回答。


“我就知道,没听到我给你发的讯号啊?”王俊凯有些生气。


“听到啦,那些和声我每次都以为是幻听,不耿直啊你——”


“嘘,这是秘密,就我们俩的暗号知道吗?”王俊凯一本正经的警告他,“外面虎视眈眈,危机四伏,不这样我怎么保护你。”


王源的眼角有些濡湿,笑容却明媚如阳春三月的清风,他握紧王俊凯的手抢过他手里那壶酒。


“走吧。”


 


我曾想过哪怕有一天被现实逼迫与你相忘于江湖,也觉此生遇见便是值得。


如今看来,我并没有自己想象那般从容,一个梦断断续续做了这么些年,却还离结局相差甚远。


 


你所有自予隐晦而沙哑的声音——我都听见了。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#水晶球是在网上看到的实物,蓝绿色很美,可见此条 微博